山东聊城假药案当事人回应网络质疑
稿源: 北京资讯报 编辑:匿名 时间:2019-11-14 20:30:11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山东聊城假药案当事人回应网络质疑'的内容

2019年2月,山东聊城假药案被媒体报道后,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聊城市肿瘤医院主任医师陈宗祥为癌症患者王大爷推荐了“卡博替尼”治病,病人去世后,家属与医院产生纠纷。有些网友称之为黑色版《我不是药神》,有些网友称之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

如今,王大爷的女儿王玉青不仅起诉了医院,还以名誉权被侵犯为由起诉了“网络大V”。

2019年10月13日,王玉青接受了《法律与生活》杂志视频栏目《法律大讲堂》的独家访谈,针对网络上的质疑进行了回应。

访谈现场


主持人:您父亲当时的病情如何?

王玉青:我爸爸是2018年4月14号入住的聊城市肿瘤医院,当时我爸爸是小细胞肺癌,当天入住的时候病情很稳定,没有网上说的那么严重。

主持人:有些网友说您曾经带着父亲到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去看病,因为老人的病太重,这些医院都不肯收治,只有聊城肿瘤医院主任医师陈宗祥肯收治她。是这样吗?

王玉青:不是这样的,当时我爸爸是在2018年3月下旬到北京301医院去办住院手续,但当时要等床,要等二十几天,所以我们就没在那里等那么长时间(有等床记录)。后来我们就回老家等床。在等床期间,我爸爸喘气有点不舒服,就入住了聊城市肿瘤医院。所以,并不是网上说的病情很重,也不是说其他医院不收治,因为当时我们是在301等床期间回去入住的聊城市肿瘤医院。

主持人:老人在聊城肿瘤医院的治疗过程,您能不能跟网友介绍一下?

王玉青:入住的当天,陈宗祥给我爸爸出了一个治疗方案,用依托泊苷+顺铂治疗小细胞肺癌,治六个疗程。第一天就用上了依托泊苷,用了大概十几天,我爸爸的病情就缓解了,所以我们就一直在那里治疗。治疗到第六个疗程时,我爸爸的膀胱癌复发。


主持人:网上流传一份入院记录,说您故意隐瞒了父亲身患膀胱癌的病情?

王玉青: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隐瞒病情。住院之后,我爸爸患有原发膀胱癌这个事实我跟医院讲得很清楚。医院说我有隐瞒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为了及时给我爸爸治病,我肯定得跟医院说得很清楚、讲得很详细。后来,我知道医院之所以说我隐瞒病情,是因为医院已经代替我签字,改掉了病历。

主持人:您认为陈宗祥医师为什么要给你父亲推荐“卡博替尼”这个药呢?

王玉青:他是为了获利、挣钱。当时我们肯定不想用这个药,治疗完第六个疗程,我跟他讲得很清楚,我们去北京治疗我爸的膀胱癌,不用他治膀胱癌,他非要叫我们用卡博替尼。当时他给我们说,这个卡博替尼能治疗我爸爸全身肿瘤,是肿瘤界的“法师魔王”,所以就叫我们用。

主持人:有些网友之前说,您还曾经要去给陈医生送锦旗,这个事情有没有?

王玉青:送锦旗这个事情是有过,我爸爸在肿瘤医院治疗小细胞肺癌期间效果挺好,大概是在第二个疗程期间,给他说要送锦旗,但是跟用卡博替尼治疗膀胱癌这个没有一点关系,并不是因为膀胱癌治疗效果好送锦旗。

主持人:您一直认为父亲的死跟这个药有关,您有证据吗?

王玉青:有。我爸爸用完这个药一星期左右,出现了不吃饭、身上有血点、血小板降低、缺钠、白细胞降低等症状。陈宗祥在给我爸爸用这个药之前,给我爸爸做了565项的基因检测,检测结果就说这个药不能使用。

陈宗祥明知道我爸爸不能用卡博替尼,美国版的卡博替尼不能用,更不用说印度仿制版的卡博替尼。而且这个药服用完之后,我把说明书做了翻译才知道这个卡博替尼不治疗膀胱癌,也不治疗小细胞肺癌,单单治疗一种癌,就是肾癌,这个药肯定是不对症,吃完后副作用很大,给我爸爸的身体带来很大的伤害。

主持人:您后来有没有去检测过药的成分?

王玉青:当时我提出让东昌府区食品药品监督局做药的检测,药监局说这个药没有地方能检测,因为它在中国没上市,东昌府区公安局拿走了这个药,一直也没有出这个药的检测结果。

主持人:公安机关的通报中提到过,说您是求着陈宗祥医生买这个药,是这样吗?

王玉青:不是这样,我没有求陈宗祥买药。通报上说我爸爸死亡和用这个假药没有关系,但公安局又没给我爸爸做鉴定,怎么能说我爸爸的死和用这个药没有关系呢?

主持人:您起诉了肿瘤医院,这个案子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

王玉青:立上案了,现在还没通知开庭。

主持人:医院有没有提出要跟您和解?

王玉青:没有,我们也不会跟它和解这个事情。

主持人:网上有人说你之所以这么闹,就是为了向聊城肿瘤医院索赔400万?

王玉青:不是,我从来没向肿瘤医院要过一分钱。电视上说我用水杯砸陈宗祥这个事,是我和医院领导十几个人在一间会议室里谈这个事情,当时陈宗祥说了假话,我很生气,就用水杯砸了陈宗祥。

主持人:现在你最想说的是什么?

王玉青:我最想说的是,我们家这个案子到现在有很多网友都不明真相在骂我,他们了解的绝对是不真实的。第一我并没有向医院要400万,我爸爸用了卡博替尼之后,确实是死到了卡博替尼上面,这个药副作用很大,公安局的调查也没有说得很清楚,所以全国各地的网友在骂我,我感觉我挺冤枉的。


事件背景

2019年2月25日,山东卫视一则《聊城: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的报道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片中,聊城市肿瘤医院的主任医师陈宗祥,曾为一位癌症患者推荐了名为“卡博替尼”的印度仿制药。病人去世后,家属曾因不满治疗效果,与医院产生纠纷。

3月24日,山东省公安机关发布通告称,经查,2018年4月14日,患者王某禹因患小细胞肺癌和膀胱癌,入住聊城市肿瘤医院,同年11月10日因病去世。治疗期间,主任医师陈宗祥向王某禹之女王某青推荐未经批准的进口药“卡博替尼”,并让其自行购买。王某青请求陈宗祥介绍购买渠道,陈宗祥将购买过此药的病人家属王清伟介绍给王某青。应王某青之弟王某光请求,王清伟将为其父购买但未使用的1瓶“卡博替尼”转卖给王某光;后应王某光请求,王清伟又从段某真处帮其购买一瓶“卡博替尼”,共获利784元。

通告还称,依照药品管理法有关规定,“卡博替尼”为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陈宗祥向患者推荐“卡博替尼”并列入医嘱,违反了执业医师法相关规定。经多方查证,未发现陈宗祥从中牟利,与药品销售人员也不存在利益关联,没有证据证明王某禹死亡与该药有直接关系。其行为虽属违法,但尚不构成犯罪。


编辑: 匿名

本文网址:http://ycbeijing.com/news/17600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匿名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北京资讯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