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你够了!
稿源: 北京资讯报 编辑:匿名 时间:2019-11-11 15:53:11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陈丹青,你够了!'的内容

陈丹青和王华祥,两位都是我所敬佩的艺术家。

敬佩归敬佩,并不影响我对陈丹青的质疑。

毕竟,有名未必就是有理,该批还是得批。

有名,不代表可以自以为是

陈丹青的观点很多,拎出来几句大家看看。比如:

“中国的教育体质是害人的。”

“中国的青少年很苦,他为青少年发声,认为艺考是荒唐的,太多小孩被考试摧残了。”

“历史上优秀的绘画创作大多出自于青少年,人过了30岁就不大可能画出伟大的作品了。而我们国家的青少年此时要么在考试,要么在练素描。”

“绘画已经过时了,劝解青少年不用再画画了,多搞新媒体。”

“绘画创作的秘诀就是年轻和感受力。年老了感受力必然退化了,大多无法画出好作品。”

教育体制的硬伤和青少年的应试压力就像和尚头上的虱子,用再激烈的语言抨击它,也比不上动手把它弹开更能止痒;

绘画已经过时了?那一定是不了解,未来的答案深埋在过去之中的道理。求新没有问题,但对新事物一味狂热很有问题;

青少年不要画画,多搞搞新媒体?试问绘画存在了多久,新媒体才发展多久。时间这把标尺最能披沙拣金,不用多言;

年纪和感受力是创作力的硬标准?这种年龄歧视感觉有点像互联网圈35岁被淘汰的论调。况且习得绘画技艺和发掘创作能力,终极目标也许并不是走向伟大,而是走向热爱。

陈说:“我没有素描基础,不照样创作吗?”,随后罗列众多艺术大师来佐证自己的“无基础成功学“和“年龄创作论“。讲真,能世人皆知、史上留名的大师屈指可数,成为大师这种小概率事件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孤案”。

拿个例当大众的指导坐标,也许有参考意义,但现实价值甚微。

前辈,您用偏见看世界可以,但请不要误人子弟。

实干比嘴炮更有用

这里,我要提一下这场舆论对战中,陈丹青的对立面王华祥老师。

绘画真是一件全凭感受、玄而又玄的事情么?

在王华祥眼里绘画的道理和方法是说得清摸得着的,绘画的本领也是可以通过量化传授的。

“写实绘画是有迹可循的。只是它的规律比较隐蔽,大多数人看不到或者看不全。”

“写实绘画是有捷径的。并不是童子功才能画好,掌握了绘画的奥秘,任何一个有绘画野心的人都可以在两年之内画得很好。”

“写实绘画并不简单,而且并未过时。写实绘画是其他艺术的根基。中国的写实绘画正在迎来一场中国自己的“文艺复兴”,我们都将有幸参与和见证这个伟大的复兴。”

为此他在06年著作了一本绘画工具书《绘画之道》,里边详尽叙述了绘画规律、观察和表现的方法以及步骤。(现在市场上这本书已经绝版了)。然而,很多人只知道他的成名作《将错就错》。

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又数次更新和改良具体的教学方式,以便于学生更高效的学习。

很多风口浪尖的互联网企业倒闭了,很多闷声实干的制造企业却依然坚挺。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这句话时至今日仍然对当下的你我大有益处。

王华祥的飞地艺术坊保留了他教学实践的成果,每一次改良都有绘画精品诞生,去过的人便知道那不是高考班的应试作品。如果不知道方法,就算高考班的教学校长也未必能画出同样的作品。

有陈丹青的粉丝这样评价王华祥,说做飞地是为了谋利。

那试问,

公益有谋利的可能,那还做不做?

医院有谋利的可能,那还做不做?

教育有谋利的可能,那还做不做?

放眼各类教育食利者,有哪个会自掏腰包贴补学员的生活?这样的老师真的不多。

做教育苦,做艺术教育更苦。想发财的人不太可能搞艺术教育,做做节目、放放狂言、赚赚流量,自然能赚的盆满钵满。

在陈丹青看来,教育无法创造伟大,因而是失败的;但教育的目的来就不是量产伟大,而是引导和启发。

靠一家或多家的批评,能够让艺术教育进化么?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既然说艺术教育的bug不好解决,那么有好,总要有人身体力行趟出一条路,比如王华祥和那些同样为艺术教育变革做点儿事的人。

嘲笑讥讽一个探路人,真的就能凸显自己伟大和睿智?

追捧崇拜一个狂言者,真的就会觉得自己高级和够格?

有人说王华祥就是个体制里的小工匠,格局与陈丹青判若云泥。我才疏学浅,但自认为如果越来越多的从业者能在艺术教育里把工匠精神发挥到极致,那么也许距离创造伟大就不远了。

语言的狂人和躬耕的匠人,孰对解决问题更有用呢?

痛批教育的无用谁都会,动嘴足矣;

真的下场开干却没多少,知易行难。

不要听一个人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什么;

陈丹青,你真的够了。

编辑: 匿名

本文网址:http://ycbeijing.com/news/17456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匿名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北京资讯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