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药师:到底是王华祥“疯了”还是陈丹青“无知”?
稿源: 北京资讯报 编辑:匿名 时间:2019-11-11 15:49:24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黄药师:到底是王华祥“疯了”还是陈丹青“无知”?'的内容

“我是老中医,专治吹牛逼”。与两位老师皆不熟悉的药师对王华祥教授和曾为教授的陈丹青二者之间的近日争论比较关注,因为“王陈之争”背后的学术逻辑和价值观念会影响到公众尤其是青年一代的价值观,这绝非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届学生”王华祥和“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学生”陈丹青二者的私事那么简单。一味的口水战只是江湖小罗罗们之间的情绪喧闹,满池塘的青蛙乱叫并不会改变池塘的格局。到底是王华祥“疯了”还是陈丹青“无知”?药师今日出山就要对症下药,打蛇打七寸,挖树先挖根。

一、“王陈之争”事件的缘起与各自逻辑

10月22日,由“独立艺术家”转载了一则腾讯视频:《陈丹青: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是香港商报采访《装扮与写生》策展人与陈丹青的访谈。66岁的陈老师一如既往地面对镜头侃侃而谈,很聪明地把作品描绘对象和作品观众对象都定位在了网红时代下的年轻一代,诉说着自己如今一画画就和年轻时期状态一样,但“画在改变”,而且指出自己这些变化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有自己能感觉到其中的差微。

事实上,陈丹青在画作上面的变化尽人皆知,也包括陈丹青本人。陈老师在访谈之中提到“我一点也没想要顺应这个时代,我从来不认为我在这个时代中”,这就有点倚老卖老了。陈老师对于“时代”的标准仅仅定位于“我不会上网”暂且不提,倒是其说自己“也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一点也不想变成一个当代艺术家”,并且认为在“时髦”的氛围下“首先画画就是一件出局的事情”,加之之前所提“学习无用论”等歪理邪说——“我不提倡80后90后再画画了,因为最伟大的艺术品早就诞生了”,然后自己却大画特画时装模特和年轻一代,这就值得玩味和商榷了。其实,口口声声说不了解“当代”,陈丹青不管在其任何阶段的玩法比谁都“当代”,连近日“喜欢陈丹青”的杨卫也忍不住夸其“当代”。

正如陈丹青此次展览的名字与理念一样,“装扮”的清流,“写生”的“退步”,利用着“情怀”,赚足了“流量”,痛斥着消费文化又利用着消费文化。

与其它众多访谈视频一个路数,接下来的访谈关键词无非就是“我不是画家,我也不是作家”、“这个人叫陈丹青,我有个名字就可以了”、“不光是艺术教学,整个是荒谬的”、“一点用都没有,太傻了,什么都不能改变”、“不可以批评了现在”、“我对北京的艺术环境也不了解,我对什么都不太了解”、“赶紧自己画画,时间不多了”、“我不知道我的视角独特不独特”、“我不相信任何答案”、“几乎没有什么办法”、“就像清华那个事情,我是为年轻人在说,不是为我在说”、“我不是在矫情我岁数大了”,从前后关联来看,陈丹青以典型的“厚黑学”逻辑自我塑造的形象无非就是“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抓住底层谈高尚,只能“乖着装孙子”然后和“孙子们”在一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塑造成为了具有“救世主”掌握真理的身份符号。

那么,药师就要追问了,言谈之间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陈丹青为何让其内心事实上非常鄙视的一部分“孙子们”、“你们这帮傻逼们”又甘愿为其摇旗呐喊大加喝彩呢?并且,陈老师惯用的逻辑则是否定性的“不是”、“不能”、“不可以”,基本上在药师所看到的有关陈老师的文案之中没有太多建设性的意见,自称“绝望”、“很丧”、“被迫”的陈老师基本上不会明确地告诉观者“是什么”,更不会为“正在问题中的”广大有志青年指明康庄大道,基本上是所谓“末路之说”、“没有什么寄语”、最多“要自强”、“赶紧挣钱”之流,“年轻人是应该找结论”,可是结论是何指又避而不谈,就像陈老师自己所言“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不知道问题在哪里”。然后,逻辑一转“我没有资格鼓励与不鼓励”,将成功的关键不断引向“幸运”与否,那么,自称“老年人没有什么未来”的陈老师为何又要拥有“资格”去唠唠叨叨呢?

二、“西藏的陈丹青”、“纽约的陈丹青”与“北京的陈丹青”

从上述王华祥的批评来讲,其主要是针对“北京的陈丹青”所做的分析。可是,仍然心念“西藏的陈丹青”的普世“苍蝇”开始以各种“阴谋论”攻击王华祥进而来维护“北京的陈丹青”。主要观点如下:1.王华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因嫉妒而“攻击”陈丹青。2.王华祥“想讨好官方当美院院长”。3.王华祥“不被人知”而想借陈出位。4.王华祥“画不过”陈丹青没有资格“怼”陈丹青。5.王华祥“唯我独大”“只知怼人”。如此等等类似于“宫斗剧”的逻辑充斥媒体评论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先泼脏水”的仇恨报复方式试图通过“舆论”碾压王华祥等人对“北京的陈丹青”的批评。

在10月23日《中外艺术》所载《央美教授想对活着的“公知”陈丹青默哀:他是天资超常的人,但也是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一文中,王华祥再次明确了自己的观点与立场:“多年前,他因清华大学辞职事件,攻击美院及绘画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也因大胆褒贬体制而广受好评。正是在他如日中天之时,我发现他的话中除了牢骚没有多少真正的的营养。牢骚谁都有,但是,聪明过人的他很会利用‘舆情’,硬是将牢骚忽悠成了‘思想’。”在尊重和怀念“西藏的陈丹青”的前提下对“北京的陈丹青”进行批评。

细看这些本应不屑一顾的表皮观点,攻击甚至是谩骂王华祥的人群基本上分不清“西藏的陈丹青”、“纽约的陈丹青”与“北京的陈丹青”,在看似对“陈丹青”顶礼膜拜之时压根不了解自己的“信仰”。若说其为“以偏概全”其实是高看了这些看客,“不在一个语境谈问题”或者是“有意回避问题谈问题”是这群看客永远也认识不到自身的“悲哀之处”。事实上,“纽约的陈丹青”未超过“西藏的陈丹青”,“北京的陈丹青”却得益于“西藏的陈丹青”而非“纽约的陈丹青”,原因很简单,“西藏的陈丹青”昙花一现,“纽约的陈丹青”是“陈丹青”“退步”的分水岭,除了一本《纽约琐记》,一事无成。“北京的陈丹青”已觉得“陈丹青”可以进入史册高枕无忧。关于这一点,陈丹青自己也能清醒地认识到。一般有自知之明的人很避讳直言自己的“退步”,大多是知耻而后勇,药师还很少听到或见到像陈丹青这样拿“退步”一直标榜自身的人,尤其是腾转挪移、承转启合的“本事”信手拈来,正如其从“西藏”到“纽约”再到“北京”,如其从“名画家”到“伪公知”再到“老愤青”。“纽约的陈丹青”当初归国绝不是因为眷恋故土爱的深沉,在美国其冷暖自知。“纽约的陈丹青”错过了改革开放的红利,“北京的陈丹青”又在“新时代”失宠,是一种悲哀。

三、关于“针对陈丹青的维护”的六点批驳

针对陈丹青的批评基本上没有超脱王华祥批评的高度与范畴,再次重复呈现并不能让“陈粉”信服,至于“这两两货都不咋地”则是典型的“小三儿”、“马后炮”言语行径,那些认为“互撕,然后互相得利?”的想法一般都是来自“怡红院”的“老鸨”。药师喜欢以毒攻毒,乐意选取“针对陈丹青的维护”、“针对王华祥的反批评”进行一一批驳。

抛开那些“我以为”、“自以为”的不尊重事实、没有营养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扯淡话不谈,“针对陈丹青的维护”大致从以下角度展开:1.陈丹青敢于和陈腐的美学教条、歪风邪气做斗争,陈丹青点到了当下体制的痛点。2.陈丹青美术史知识丰富,在向大众推广传播艺术上身先士卒。3.陈丹青在美术史上是有地位的,任何一张画都比王华祥的全部有份量,陈丹青的素描也比王华祥的强。4.陈丹青的画纵然倒退了,也不妨碍他作为批评家存在的价值,陈丹青的笔记散文写的很好。陈丹青是一位独立自由的知识分子。5.陈丹青敢辞职,你王华祥不敢。6.陈丹青是个正直、诚实、有骨气的人。

针对第1点而言,药师倒是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从陈丹青的相关画册与文献来看,多年前极力“跳龙门”苦练素描受过并且对伦勃朗、荷尔拜因推崇备至的陈丹青,为何在今日极力标榜“素描无用论”?是什么让一个受过严格学院训练并因此得利的人在自己素描油画集之中大谈特谈素描,在文集和公开场合却大肆批判技术和素描?是什么缘由让一个利用技术卖艺的人又对技术恨之入骨?是什么因素造成了如此扭曲的人格? 很显然,陈丹青才是“歪风邪气”本身,才是“资本转换”的高手。事实上,陈老师并不真正了解欧美的美术教育发展史,把狭隘的经验认知当结论并不能解决问题本身。

针对第2点而言,“陈粉”把《局部》等标识为陈丹青通晓美术史的佐证,事实上在业界专业人士对此不屑一顾,无非就是哗众取宠看“直播演戏”。药师为了此文硬着头皮发麻看了《局部》,脑子里不断回荡着陈老师的矫情之言:“我其实没有观众概念,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观众是谁”,“你要为观众做节目是做不好的”。就像谈及《局部》收视率的时候,陈老师“木心附体”般的直言“哪天你们都不理我,我就都不做了,很简单”,这种不出三分钟就自相矛盾的话语为何能够不断地受到追捧?或许,这就是“爱名如命”的陈丹青者做出上述举动的关键原因所在,其续命的方式就是粉丝的热情。就一句话:“改变自己是智,改变别人是蠢”。恳请陈老师再谋新行当。

针对第3点而言,从药师参阅的有关陈老师出版的画册及相关评论而言,《西藏组画》在当年业界的位置是不容忽视的。当然,《西藏组画》受到追捧在当时也有其特殊情况。诸位可以查阅当时陈丹青的任课教师与同届同学,《西藏组画》并非同期毕业生最优秀的作品,充斥着酱油色的《西藏组画》之所以被关注在很大程度上占了意识形态的优势。从其之后履历来看,似乎就没有第二张作品能够被业界谈及了,技法越来越梳理,内容越来越空洞。针对认为“任何一张画都比王华祥的全部有份量”的“陈粉”,药师只送给你们一句话:“陈丹青从西藏结束,王华祥从贵州开始”。陈丹青在《我看了世界各国的艺术,素描绝对不是基础》一文中提到:“不要相信‘素描是基础’这句话,这句话是错的。我算是看了世界各国的艺术,素描绝对不是基础。素描只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生发出来的一种方式,然后延续几百年,到十八世纪变成学院系统,然后传到苏联,再传到中国——这是灾难性的。”、“毕加索过时了,齐白石没过时”、“西方的写生断送了东方水墨的性命”。上述类似“愤青”极端狭隘的言语反过来则恰恰显露出陈丹青在素描认知和美术史方面的浅薄与偏见。看似针对“陈腐教条”的批判只能通过娱乐性的渠道呈现出“伪学术”本质。

针对第4点而言,陈老师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公共知识分子”。既然是“名人”,说话要负责,哗众取宠的“装扮”毫无价值。陈丹青利用青年一代对革命年代的时间差来提出“警示名言”只能算作“卖春”行为。“我没想到成功,成功观害死人”的言论反倒是更快“害死人”。陈丹青从底层到都市,从都市再到国外,练就了一手腾挪本领,加之其极善于利用国民盲从的本性,利用价值观树立自己的地位,在有意无意之间打擦边球,在埋汰现象的过程中为大众提供发泄口。陈丹青惯于运用的伎俩无非两种:民国情怀和在西方偷学的反体制。以静制动是陈的习性 见好就收是陈的伎俩。细读陈的文学作品可以体会到陈的狡猾之处,要么隔靴搔痒要么卖弄情怀,时常会发现诸多自相矛盾之处。作为一个“公知”来讲,一个词用了几十年,事实上初中生才谈退步与进步,陈丹青确实是在退步,陈丹青确实是初中生。

针对第5点而言,陈丹青清华辞职事件的原委并非陈丹青所言的一面之词。陈丹青为了能去纽约发展尚能天天在画班代课之际苦背单词,怎么会因个别学生英语未过线而“愤然辞职”?时至今日和陈丹青交往过甚的学生或年轻人一向非富即贵,当初借口学生考研之事而实为不满足于在清华的地位待遇和人际关系进而逼宫清华,万万没想到,结果清华同意了。木已成舟,覆水难收,悲剧英雄,一战成名。在此借用陈传席在《张公者对话陈传席:穷探及今古,高论且纵横》一文中针对陈丹青批评的一句话:“我和陈丹青最大的一个分歧,就是他提出了这个‘考博士不要外语’。我要是清华大学,我只和他谈一句:‘你谈的是培养画家,我谈的是培养博士,我招的是博士生,不是招画家,博士生能不要外语吗?’一句话就堵住他了嘛!他说的几位相当有才气、有前途的学生,我觉得这几位就没有才气、没有见解。”另一方面,“陈粉”嘲讽王华祥“不敢辞职”,实则大大小觑了王华祥。与陈丹青悲剧不同的是,陈丹青辞职一次即被解除聘用,而王华祥因反对学院陈旧教学体制愤然请辞三次仍被大力挽留。稍微了解清美和央美过往的人,对上述史实不会存有异议。

针对第6点而言,陈丹青并非“诚实”而是虚伪。陈丹青善于在“装扮”之中消费,消费“西藏的陈丹青”,消费“纽约的木心”,消费“中国的教育体制”,消费“网络时代”。陈丹青实际上并不是像攻击陈丹青者所认为的那样内心膨胀,药师恰恰觉得陈丹青内心极为自卑、虚弱、懦弱,满嘴信仰却毫无信仰,满嘴段子常识却伪装知识分子。另外,陈丹青要是真有骨气,他当年就不应该苟且归国。陈丹青其实很像凤姐,但远比不上凤姐的适应生存能力和远见。本想出国拿奥斯卡,结果连好莱坞的门都未找到,转念一想,回国争夺百花奖,还不忘来个回马枪,结果早已没有了自己的戏份。本来一手好牌,结果打得稀烂。倘若让陈丹青再次去美国谋发展,估计结果还是一样。事实上,他当年和现在应该非常清楚自己走错的最大一步棋就是在美国待的太久,处处碰壁不得志的陈丹青在整个西方绘画史中不会被记载一笔。善于精打细算的陈丹青深知在遥远的中国,他起码还有“一笔”——《西藏组画》可以够他吃一辈子,目前来看,的确如此。

四、关于“针对王华祥的反批评”的六点批驳

首先应该佩服王华祥的一点是,能够不惧“大叔控”的“陈粉”的大肆攻击敢于直言“惹祸”,为业界专业人士“抛头露面”。“王陈之争”在某种程度上属于态度和观念之争,同为央美科班出身的学院派内部认知之争,野狐禅之类的江湖言论不足以采信。因为大多数看客如评论社会事件一样,认知基本上处于小儿辩日的水准,“药后喝酒一时爽,半夜就到急诊躺”,等着日后真相打脸。

当然,王华祥的反叛质疑个性与敢言敢做的行为以及“力求摆脱样式主义知识生产的逻辑”也不是“陈粉”所了解和领会的。至于“陈粉”讽刺王华祥蹭陈丹青个展流量、王华祥拆台陈丹青个展“大婚吉日”的言论,从事件时间先后顺序来看,怎么反倒是有陈丹青借王华祥之批评想再次刷一波流量之嫌疑?“护陈”大赞英雄主义的“陈粉”,你们到底挺的是什么?是因时运不济发泄内心的不得志?是古典悲剧式的不愿接受与承认?你或许还想成为另一个陈,但也只是“过往的陈”绝不是“现在的陈”。倘若是,只能说明你的功利心并不亚于“现在的陈”。倘若反过来讲,如果陈是王,王是陈,陈批王 你们怎么看陈?如果王批陈,你们又怎么看王?

五、舆论与余论

批评仍在批评,装扮仍在装扮,嗤之以鼻者不会放下屠刀,狂迷喜欢的也不会轻易放下偏见。人因为外在而否定自己过往认知与偏见的时候,这比孩童吃药都难上加难。

祝福王华祥,祝福陈丹青,祝福“王陈之争”。

编辑: 匿名

本文网址:http://ycbeijing.com/news/174561.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匿名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北京资讯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