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做公众号赚了几千万后,我为何在短视频亏掉500万
稿源: 腾讯网-科技 编辑:匿名 时间:2022-08-15 08:42:34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发布关于'口述实录:做公众号赚了几千万后,我为何在短视频亏掉500万'的内容

毫无疑问,短视频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风口。

而一篇《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推文向风口泼了一瓢冷水,这篇文章在业内刷屏。

虽然标题数字夸张了,实际亏掉的钱只有500万左右――但光一个标题就能看出晴矢对公众号玩法的熟悉。

晴矢曾通过公众号项目赚了几千万,但即便是这样,他也在短视频里翻了船。

在500万元卖掉手上的大部分公众号以后,他在短视频领域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只是,做短视频MCN机构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从公众号(文字)转型到短视频,不仅仅是内容载体在发生改变,从流量渠道到玩法,再到变现手段,几乎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红星资本局联系到晴矢,从他在公众号的初次创业说起,聊到短视频里的“坑”无数。

以下为晴矢的口述:

【壹】

我今年34岁。

在大学毕业以后,我在深圳的某个证券公司担任市场部经理。

在公众号上线的第一年,我就开始在工作之余做证券类的公众号,当时觉得这个用来推广挺好的,公众号的主要内容都是整理新闻资讯。

(注:2012年8月,公众号正式上线。)

我大概是10月开始做,到第二年年初的时候,就开始有收入了。而且,赚得比自己拿的工资要多,我就离职、专门来做这个事情。

我做公众号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做财经类、证券类的公众号,这一类的公众号赚得比较多,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有券商投的广告,还有投顾公司、理财公司、P2P公司投的广告,每个月大概有100多万元的收入。

我们团队前后打造的证券类公众号大概有10多个,后来进入第二阶段是因为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我们的广告收入在下滑。

我个人的判断是:行业竞争太激烈,收入下滑的趋势不可避免。除非团队有更优秀的内容输出,但这很难。所以我决定卖掉证券类的公众号。

第二阶段,我们做的公众号是文化类、读书类的,偏向于情感方面。巅峰的时候,我们拥有几十个文化类的账号,粉丝数量总共超过1000万。

只是,和证券财经类的公众号相比起来,这一类的公众号收入比较不稳定,多的时候可能超过100万元、逼近200万元,少的时候,尤其是到后期,我们的收入已经缩减到30万到40万元左右。

和第一个阶段一样,我们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广告收入在下滑。在第二阶段的后期,我们有尝试通过优秀的内容来突围,但是失败了,所以决定卖掉公众号。

我没有卖所有的,现在手上还留有部分公众号,只卖出了大概700万粉丝,总共拿到了500万元左右。

总的来看,从公众号项目上获得的收入是有几千万元的。

口述实录:做公众号赚了几千万后,我为何在短视频亏掉500万,公众号,短视频,晴矢,mcn,抖音

▲晴矢和他的团队,图由受访者提供。

【贰】

在做公众号的时候,我没有一个特别强的意识去判断公众号会成为一个红利,当时新媒体方面的理论都还不成熟。但是做短视频的时候,已经明确知道这是现阶段的红利了。

2019年上半年,一方面是公众号的广告收入在下滑,另一方面是,我从一些渠道知道头部的短视频MCN已经开始赚钱了,而且收入每个月都在增长。

所以我觉得它真正的红利期已经来了,我决定要去做这件事情。大概在去年的5、6月份,我卖掉公众号账号,进入短视频,成立了一个短视频MCN机构。

虽然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短视频平台,但我有一个判断:抖音的广告会多一点,像快手是不大容易接广告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做MCN,以广告变现为主要方式,选择主攻的平台是抖音。

从我现在的观察来看,用MCN机构去运营,公众号和短视频的核心是没有区别的。

因为它的内容基本没有变化,从很久以前到现在,基本上都是那么几种,亲情、友情和爱情,只要把它表述好就可以了,都是有套路的。

它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公众号不是只有内容这一条路线,而抖音是“内容为王”。

你可以把公众号当做是一个流量渠道。我们的内容能力不强,但是我们也可以赚钱,比如说我们通过裂变获取了粉丝,只要有流量可以搞出很多东西。

简单来说,现在公众号上的裂变都是诱导分享。我设计一个东西,让用户去发他的朋友圈,发了以后他可以获得什么,而我们可以获得流量。只要有流量,就可以变现。

但是,抖音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它的内容分发是算法推荐。你的抖音粉丝,既可以说是你的,也可以说不是你的。

哪怕积累了再多粉丝,如果发了一个视频,内容不行的话,其实有再多粉丝也没有用。我们在投入短视频以后就发现了这样的问题。

我们做的是剧情类短视频。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你的后端团队必须要足够强,尤其是编导,他/她要持续不断地做出好剧本,这样才可以。如果做不到,那就很难。

【叁】

在去年5月开始在短视频上测试,我当时的思路还是“裂变涨粉―-内容沉淀―-广告变现”。所以,前期一直在涨粉,当时我觉得粉丝涨得不多就去接广告是有问题的。

一直到10月份,我们那时候的粉丝涨到400多万,逼近500万了。那时候开始对外宣发,可以接广告了,11月份开始有收入,但11月和12月两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也就20万元左右。

这段时间我想清楚了一件事情,不能用搞公众号的思维来搞抖音。

因为有算法推荐,账号的播放量可能会不稳定。广告主会选择头部的、数据漂亮的账号,这些账号的每一个视频播放量都特别好。

在抖音,如果你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话,你要搞好内容,但是搞好内容非常难。如果不是以广告为主要的,那你就要先想好:你要靠什么赚钱?

比如带货。如果要做带货的话,你就要想你带的什么货,然后你要怎么做,怎么去获取流量?你的内容只是为了给你变现带来更多的流量而已。

我认为,以后短视频的盈利方向肯定是带货,大部分广告是以带货的形式去走。现在还有些品牌愿意做品牌广告,未来可能也会要加效果,就是“品效合一”。

(注:在互联网广告中,广告类型主要分为品牌广告和效果广告。品牌广告,目的在于增加品牌知名度;效果广告,目的在于促进销售。)

有些头部的MCN,它们的内容还可以,但是缺乏带货能力,未来的表现可能也会变差。

现在做短视频,相当于在2017年做公众号的状态。竞争激烈,但是还有机会,不过,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有机会也是在比较细的一些分类。

口述实录:做公众号赚了几千万后,我为何在短视频亏掉500万,公众号,短视频,晴矢,mcn,抖音

▲晴矢,图由受访者提供。

【肆】

在做短视频MCN机构的过程中,我差不多亏掉了500万元左右。除了前面说到的更换平台后遭遇的难题,我在运营上也遇到了一些问题。

最开始的时候,我相当于搭建了两个团队,一个在深圳,一个在我的老家安徽芜湖。然后团队陆续转型,深圳这边的团队慢慢遣散,芜湖那边在慢慢地招人,后面完全转移到了芜湖。

在亏掉的500万元中,主要是团队人员的工资,因为做内容对人力的要求特别高;其次是房租、设备、道具一类的。平均每个月的成本在40万元以上。

在三、四线城市搞互联网创业,真的太难了。一是专业的人才很难招,二是他们到公司以后,只是把这当成了一份简单的工作,按时上下班,好像每个月拿一份工资就可以了。

其实我可以接受行业小白,但是他/她需要自己想学习、去学习,这种人我们也是要的,但是在三四线城市这种人也很少。

我们的短视频账号已经拥有了大概700万的粉丝,分布在10多个账号上。

但是,在今年3月,我把团队解散了。

在开始接广告以后,去年11月和12月两个月就20万元。1月又是传统的广告淡季,加上我们的账号要转型,在1月份就停止了更新。

到后面受疫情影响,我认为广告行业短期内不会恢复到去年11月、12月的水平,而且,年后很明显地看到行业内又有一批团队进来,竞争太激烈,我们自己团队内部还有问题没解决。

当时我就觉得没有必要再撑下去了。

我正准备把手上的短视频账号卖出去,抖音的账号其实不值钱,1个粉丝不到1毛。

【伍】

在迫不得已解散团队以后,我休息了一个月的时间,有了一些思考。然后在4月28日发了那篇《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1000万的》。

一天时间这篇文章就破了10w+,到现在阅读量有17w。在我做过的公众号项目中,在垂直领域,这篇推文的成绩算还好吧。

在这篇文章发出去以后,有很多人加我,分享了一些亏钱的经历。

这段时间我主要在做一个社群,里面主要是创业者,也有短视频产业链上的人。我想把社群做起来,邀请大家分享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坑”,看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或者一起研究下短视频里的新玩法。

我未来还会继续做短视频。

回到深圳,然后去继续做短视频。

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杨佩雯

编辑 陈成

(本文来自红星新闻APP,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

口述实录:做公众号赚了几千万后,我为何在短视频亏掉500万,公众号,短视频,晴矢,mcn,抖音

编辑: 匿名

本文网址:http://ycbeijing.com/news/100526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匿名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北京资讯报的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